行业新闻

中美贸易战箭再上弦 石油化工产品影响几何

  此次加征关税涵盖了中国进口石油焦的所有品类。而中国自美国进口的石油焦以高硫海绵焦、高硫弹丸焦和中低硫弹丸焦为主。2017年由于国内石油焦缺口较大石油焦进口量大增至742.6万吨,其中自美国进口石油焦总量为354万吨,占进口石油焦的48%。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进口石油焦总量为240.86万吨,来自美国的进口石油焦总量为78.55万吨,占石油焦总进口量的32.61%。虽然随着沙特、印度、加拿大、哥伦比亚和俄罗斯进口石油焦的迅速增量,美国进口石油焦的占比逐渐减少,但是美国进口石油焦的总量依旧是最大的。此次中国对美进口石油焦加征25%的关税,美国进口石油焦的关税将由原来的3%增加25%,这就直接切断了美对华出口石油焦的通道。隆众资讯预计,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石油焦总量将会减少140万吨左右的量。

  乙醇与其他能化产品不同。不是列在附表二这中,而是列于农产品清单,逃无可逃的品种,上一轮贸易战中就已尝试过被加征45%关税的滋味,7月6日又将作为第一批开始执行。美国是中国乙醇进口的头号来源国,估计中国是下定决心自力更生解决燃料乙醇的供应问题了。

  据隆众资讯统计,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LDPE在6%左右,未来美国聚乙烯装置产能投放较多,作为其产品消费地之一的中国市场,未来美国进口货源占比存在增长的可能,但在加收25%的关税之后,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产品的进口,及降低了美国货源的价格竞争力,由此带来的缺口将为近年来成本极具优势的中东货源带来机会。

  众所周知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已达70%左右,从2018年开始,美国首次跻身中国进口原油来源地Top10,可谓非常抢眼。 今年第一季度,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占进口总量比例超过3%,为历史最高,但与俄罗斯和沙特等主要进口来源国的差距还是较为明显。

  国内汽柴油市场供应过剩的格局仍在延续,出口是主要发展方向,而进口量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,因此中美贸易战如何发展,对于国内汽柴油市场也不会带来实质性影响。2017年中国柴油进口量约75万吨,与1.67亿吨的国内表观消费量相比小巫见大巫。而2017年中国汽油进口量仅有1.6万吨,与超过1.22亿吨的国内表观消费量相比更是微不足道。即便是出口,国内汽柴油的主要流向也是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,暂难以打入美国市场。

  面对中国有理有节的反制措施。特朗普政府不但没有收手,反而在6月18又发表公告,变本加厉,威胁将制定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。对此,中方表示,这种极限施压和讹诈的做法,背离双方多次磋商共识,也令国际社会十分失望。如果美方失去理性、出台清单,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,做出强有力反制。

  下半年,石油化工行业被全面卷入贸易战似乎已经在所难免!在“附表二”共114项商品,其中和“石油或油气产品”相关的共108项。可以说,能化产品已经成为中美贸易战中的制裁对象,更成为中国反制美国的“杀手锏”。为什么在千万商品中选择石油化工产品担纲重任呢?原因在石油化工产品潜在进口值很高,不是区区160亿美元所能包含的。因为中国正在加大进口美国原油,商品价值可能高达700亿美元。

  虽此次名单中包含石油沥青,但是石油沥青对美进口数量均有限。隆众数据显示,2017年1-12月,石油沥青进口总量为503.86万吨,大部分均来源于韩国占比75.62%,其次为新加坡占比20.32%,而美国占比仅为0.02%。目前韩国出口沥青到中国大陆有收取5.6%的关税,但仍是亚洲第一大沥青出口国。故此番加征关税,对石油沥青来讲影响较小。

  2017年中国航煤进口量约为371万吨,占国内表观消费总量的11%左右,但进口来源主要来自韩国和新加坡,并没有美国的身影,因此即便中国加征进口关税,也无法带来直接影响。而中国航煤出口方面,美国是第二大流向国,占比约为14%,但美国的加征关税清单中,暂时没有提到航煤,因此对于国内航煤的市场而言,影响较小。

  工程塑料方面,中国一直有较大的进口规模,此番加征关税对工程塑料影响大于通用塑料,市场空余缺口将给予欧洲、日本等其他工程塑料出口国带来机会。中国PC主要进口地区为台湾省、泰国、韩国、美国,美国占8%左右,此番政策下,对PC影响可被台湾地区、韩国、日本、沙特等地区弥补。

  几个小时之后,北京时间6月16日凌晨,中国政府也对美“亮剑”,对美同等金额进口商品实施同等程度的征税。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,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%的关税,其中对农产品、汽车、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,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告。在这份报复性关税清单中,108项石油化工品属于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告的商品(附表2,如下)。

  PVC虽然2017年仅自美国进口30.65万吨,但却占PVC总进口总量的39.7%,更有意思的是,当前我国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PVC仍实行着反倾销税(2018年9月28日,我国对原产于美国、韩国、日本和台湾地区的进口PVC征收反倾销税到期),而且自美国进口的主要贸易方式为来料加工为主,具体影响仍有待观察,有一点是能确定的,就是此番政策下,即便反倾销到期取消,美国PVC想以价低优势进入中国市场,已成奢望。

  2018年6月15日,美国政府置中国政府于不顾,蛮横无理地单方面发布了针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,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%的关税,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,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。

  本次对美加征名录中含基础油润滑油产品,从隆众数据来看,第一季度进口资源800638.715吨,其中美国进口的基础油数量在2113吨左右。占比仅0.26%。对市场影响有限。

  在2017年美国原油出口的主要流向中,中国已经跃升至第二位(共计约766万吨),消耗了美国出口原油五分之一的量,地位可谓非常重要。目前中国还没公布对进口美国原油加征关税的具体时间,一旦落实,中国这个第二大买家将对美国原油出口市场构成利空抑制,美方遭受的压力更大。

  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是在2017年才开始放量的,且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,去年至今年第一季度、月均进口量约为77万吨。

  由于政策限制,能够使用进口石脑油的企业数量不多,中国进口石脑油主要用于下游PX生产企业,青岛丽东和中金石化等企业是进口石脑油主要消耗方。2017年中国进口石脑油数量约为667万吨,大约占国内表观消费量的4.4%左右。而进口石脑油中美国占比约为6%,大约仅有40万吨的体量,因此即便加征关税落地,对进口石脑油的影响也较为有限。

  此次进口关税增收名单中,5-7号燃料油及其他燃料油包含在列。中国的燃料油进口需要多来自于保税船供燃料油需求,从进口状况来看,进口来源地集中在新加坡、幸运飞艇投注:鄂尔多斯市特检所对在建化工厂材,韩国、日本等地,征收关税为1%。其中,美国来源地燃料油仅占中国进口需求的1%水平。2016和2017年中国燃料油进口量分别为1162万吨、1349万吨,而美国进口量每年仅有12万吨左右,此次加征关税对中国燃料油市场影响甚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