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评论:魏则西事件什么最不可原谅

  这几天,魏则西事件被持续关注。这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学生,因病于4月12日去世,年仅21岁。媒体披露,当初在北京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里,他的父母听了一位医师的推荐,通过百度搜索得知“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”,后该医院医生告知可治疗其疾病。从2015年9月开始,魏则西先后4次从陕西咸阳来北京治疗。魏则西去世后,提供搜索信息的百度公司,负责治疗的医院,都备受指责。有关部门也已介入调查。

  百度公司竞价排名乱象,多年来媒体持续关注,同事刘文晖、吴平早在2010年即采写《竞价排名“罪与罚”》,刊发于当年7月28日本报,但多年过去,问题非但未见改观,反而愈加严重。莆田系医院在医疗广告、承包正规医院科室等方面诸多违规操作,多年来也不断被媒体曝光,结果却是发展势头越来越猛。在这样的现实下,出现这种悲剧,几乎是一种必然,偶然性仅仅在于出现在谁身上、出在哪家医院。

  在我看来,“恶人自有恶人磨”除了是事实,也承载了一种期待。恶人被更大的恶人“磨”,百姓能从中受益吗?未必。但如果恶有恶报不能通过其他方式实现,更大的恶人便成为百姓期待。在当时社会条件下,这是一种无奈。

  《名贤集》里有一句:“草怕严霜霜怕日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”普通百姓是惹不起恶人的,但“一物降一物”是自然法则,再恶的人,都有更大的恶人治得了。

  如今是文明社会、法治社会,“以恶治恶”早不再提倡,法律也不认可。恶人,有国家管着;法律评判是非,制裁、约束恶人,也警示其他想作恶的人,这是理想的社会治理模式。这种模式,基本能保证恶有恶报必然到来。

  口诛笔伐者中,多数人忽略(无从判断这种忽略是有意还是无意)了魏则西所患疾病。他患的是滑膜肉瘤,这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,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,生存率很低。如此病情,除非选择不治疗,否则,无论在哪家医院治,“钱花了人也没了”,都是可预见的结果。这样说,绝非为百度公司和这家医院开脱。对于魏则西死亡,二者是否有责任、有怎样的责任,法律会有说法。我想表达的意思是,魏则西在哪家医院治疗、在哪里去世,不乏偶然性,但百度公司和医院的问题,却是客观存在的。即使没有他的就诊和死亡,问题也必须得到查处。让人不安之处在于:如果没有魏则西之死,没有舆论的沸腾,还会有有关部门的介入吗?

  百度公司和医院的问题,很快会见分晓。但即使它们被查处,从此“金盆洗手”,今后也还会有“恶人”出现。一个社会,有个把恶人正常,也不可怕,只要制约和制裁渠道畅通。监管不力养虎遗患,等酿成大事才“雷霆万钧”查处,这才是最可怕,也最不可原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