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安全事故频发 园区招致民意反弹

  十堰工业新区因安全隐患被省委书记“点名”并非偶然,其所体现的园区安全隐患也不是个别现象。这一点,从深圳恒泰裕园区被埋、“8·12”天津塘沽大爆炸以及昆山“8.2”粉尘爆炸等连续发生的灾难中能看出,工业园区的安全让人担忧。

  “其实这本不该是个问题,如果中国在园区规划和项目设计上能做到像德国、日本一样,强化安全监管和企业自律,就不会引发民意的强烈反弹。”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彭剑波研究员表示,从规划上说,为了保障居民区的安全,类似仓储用地设施或生产设施,应和居民区保持足够的距离,尤其是涉及危险化学品时,和居民区之间需要有效缓冲和隔离措施如绿地等,而危险化学品的防护间距,不仅要考虑防火,还要考虑防爆。

  居民与项目“混居”,现在的话叫“产城融合”,这种融合是为了达到就业、居住、生活的和谐统一,但新开发区内大批制造业、仓储物流业、住宅小区紧密混合的现状,越来越引发安全担忧。

  难题的解决,决心和智慧一个也不能少。以北京为例,无论是深圳园区被埋还是天津塘沽爆炸,事发后,北京市迅即开展各项安全检查,其中一项重点是,检查化工工业园和化工企业罐区的周边学校、医院、养老院、住宅小区和其他人员密集场所,要求凡是存在火灾、爆炸和有毒气体泄露风险的,要提请地方政府依法立即令其停产停业,并结合区内产业结构调整,采取转产、搬迁、关闭等措施。

  工业园与居民区挨得近,并不是中国的独特发明,但出事的多是中国的园区或企业。对此,安全专家的解释是:问题出在管理上。

  上述说法有一定道理,只要有监管部门的统筹,有项目可行性研究、建筑设计规划、环评、安评、运营中的查验等多重手段,应该说居民的安全是有保证的。这一点,在国外有更多的体现。

  不仅是在德国,以前日本的化工安全事故也很多,但后来政府出台法规,规定企业与周边的居民必须签订协议,告知居民存在的安全风险,并配合社区做好安全宣传和教育。

  以北京为例,从10多年前开始,为了达到2008年奥运会举办的环境要求,减少污染,北京市开始鼓励城区内的企业往外搬迁,而新增的工业用地就大多分布在远郊区,四环内基本没有新增的工业用地出让。这使得北京的工业厂房、危化品存储,多数集中在五环外的通州、房山、幸运飞艇投注:大唐化工技术研究院与湖北荟煌科大兴,如房山有燕山石化,通州有东方化工厂(已停产)等企业,此外还有密集分布的上百家产业园区、工业园区。

  比如深圳的这次泥石流灾害,不仅使三座工业园被毁,园区里还有许多居民楼也被掩埋。而天津塘沽爆炸案,园区居民遭受的损失就更重了。

  天津塘沽爆炸案的起因,是由于瑞海公司非法运营“危险化学工业品”(危化品)引发的,属于“特例”。由此,有人说,工业用地并不等于危险化工用地,工业园、产业园更不等同于“危化企业集中地”。

  12月31日下午,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到省安监局检查、部署工作时,根据《湖北日报》刊发记者暗访文章,幸运飞艇投注:山东一家化工厂车间起火致7死 目!直截了当谈问题:十堰工业新区灰坝渣土场最大填埋深度31米,台阶边坡偏陡却无安全警示标识,一出事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出了事故谁负责?

  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对近年来重大石化事故的调查报告中,经常出现如下字眼:“生产管理制度不健全、违规承揽业务、原油接卸过程中安全管理存在漏洞、指挥协调不力、管理混乱、信息不畅、施工安全管理缺失……”

  新开发的区块,往往规划有工业、住宅、商业等多种用途,换句话说,这些遍地开花的产业新城,与居民区比肩而居。从相关报道中获悉,在这些产业城中,全国不少石化企业、工业园,要么像吸盘一样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居民区与其为邻;要么像楔子一样,插进了原本就已人头攒动的城市。

  在早年,中国化工企业建设选址与城市居民区的距离其实是合理的。有媒体报道:过去几十年的实践来看,在没有规划环评之前,对卫生防护距离的规定就已经相当严格,比如必须包括一个5到10公里的隔离带。

  社区与工厂这么近的距离,居民当然也很担心工厂的安全性。而巴斯夫公司,不定期地组织每个社区居民来化工厂参观,每隔一段时间举行一次社区咨询会议。比如,如果某个化工装置的声音过大,工厂员工会在收集到居民的反馈后,及时了解情况,并做一些方案。另外,有些居民的建议,也可以成为企业相关安全设施的标准之一。

  不仅是北京,上海金山石化建厂之初也设置了绿化带,但随着金山新区的延伸,城市化把绿化带吞噬,金山石化厂区距离生活区的距离只有50—100米了。

  对园区的安全管理,“说起来重要,做起来次要,忙起来不要”是导致事故频发的魔咒,也是出给所有当事人,在工业园和居民区“二选一”的难题。

  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:美国的埃克森美孚炼化一体化工厂与居民区距离只有1.2公里;在新加坡,裕廊石化工业园与附近居民区的距离也才0.9公里;在德国,世界上最大化工企业的生产基地巴斯夫化学距离居民区只有20米。

  不仅仅是北京,南京金陵石化距最近居民区约200米;青岛丽东化工与最近居民区约600米;宁波镇海炼化,两万多人口的生活区就在二三百米外……

  拉网式检查,固然能提升人们的安全感,但如果仅仅是“应景”而不能形成制度,人们对隐患的担忧并不能得到彻底解除。尤其是一连串的事故,让很多普通居民心有余悸;尤其是对化工项目,所在地居民都会摆出一副“有我没他,有他没我”的架势。

  现实的问题是,很多化工厂当初选址时,周边还是一片荒地,可伴随着城市化的发展,居民区很快就“贴上来了”。比如20年前,从北京市区去位于通州的东方化工厂,路上时间需要两个小时,而如今只需要40分钟,并且这个化工厂已经紧邻这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的规划用地了。